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65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:共治
    “一天,关外郡的郡守左灵越亲自前来,他要求见你一面。”赵仙官说道。

    “郡守亲自前来?”言师兄脸色微微一变的看着我:“师弟,郡守也算一方大员,是有册封的仙官,实力虽然参差不齐。但也有好些郡守修为都很高,一个照面就能暗杀了对方,你现在的境界,就由我陪你前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师兄在,我放心,那就姑且去看看。”我说着。就收起了剑,带着言师兄和赵仙官、商宛秋往市政厅那飞去。

    会客厅里,俩位都是四十多岁中年人,一个文士,一个将军,身穿铠甲的,长相俊逸,双目中如有电芒闪过,修为似乎极高。但却压制在了一个层次上,这和现在的言师兄类似,在这个地方,不限制和压迫修为,仙气就会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而另一外长相一般,气色却平和中正,实力也和我差不多,十方境左右,不过看他穿着,应该是这一次见面的主角,左灵越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民间所言的义军首领夏一天?”那的文士打扮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左灵越?”我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先问他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正是左灵越。”文士回答,脸上没有多少的倨傲。而是相当的平静。

    看他有持无恐,我冷冷的说道:“郡守大人不督战在外,冒险到敌营中来,难道就不怕我让手下群起围攻,擒贼擒王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夏首领的为人。一个号称为天下百姓考虑的人,怎么会做出的如此不义之举?将一个也同样为了百姓着想,而前来谈判的郡守捉拿?将本来能够和平解决的事情,计划到不可调和的地步?”左灵越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很不恰巧,我夏某虽然为了天下去考虑,但也会不择手段把一件事简单化,将你拿下这方案。无疑也是目前最附和实际的,难道不是么?”我看了左灵越,又看了眼那将军,那将军手扣在剑上,双目微眯,完全没有任何动容,似乎早就见惯了这种的争锋相对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好,战时刀戈相向,确实兵不厌诈,不过夏首领,这事咱们就免了,还是谈谈正事要紧。”左灵越淡然笑起来,走到了对面的会议桌那坐下,然后请我坐下。

    我冷冷的看着他,手打了个信号,要将他拿下,赵仙官挪动了下步子,然而一双大手却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师弟,稍安勿躁,要不这件事咱们先谈谈,没准大家能聊得下来呢?”围狂台号。

    拿下对方,势必逆转整个局面,郡守在我手中,能做的事情太多了,或许可以救下无数的将士和民众免遭长时间的苦难。

    所以我以为言师兄不知道这里面的道理,但一看言师兄的手不打算放开,我看向了那将军,见他的双目仍旧没有变化,眼神微眯,但搭在剑把上的手却松了下来,而且余光始终停留在言师兄那里,看来对方的实力等级太高,言师兄也不敢让我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正常,君子不立危墙,对方敢一个人来,自然有所准备,而这里能看到的就有一位压制了实力的将军,要是他抱着拼一死的心态,释放出所有的力量保护左灵越离开,似乎也不是难事,在我没有强大的把握时,还是稍安勿躁的好。

    “也好,那郡守大人这次来,有什么事要说的么?”我坐在了他对面,言师兄则按剑站在我身后,赵仙官和商宛秋则冷冷的看着对方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“夏首领手段强悍,起兵如风卷残云,大战仅仅持续了不断两月余,左某就深感后续乏力,如果再按照个趋势,很快左某兵败不过是时间问题,但夏首领可有想过,占领了关外郡,后续境况该如何维持?”左灵越淡淡的说道,两眼却沉了下来,可见这就是他压力所在。

    “那左郡守是打算来投降,找我取经的么?”我对左灵越想要继续说什么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夏首领当真是说笑了,我来,只是想说,趁着如今大家还未到病入膏肓之前,就应该悬崖勒马,收拾残局,面对接下来的困境。”左灵越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困境?怎么推翻暴政?重整经济?恢复民生?我觉得这才是困境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些都不是困境,困境是如今郡里财库空虚,皇帝的税已经无力上缴,而我关外郡仍然水深火热,战火频繁,如此继续下去,很快天军降临,什么暴政,什么经济,什么民生,我觉得都不过是风雨小舟,在天军的浪涛下,终究沉没海中!”左灵越脸色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帝天军我当然见过,税收之事,我也有所耳闻,无论政治或者军事,其实都是共通的,如果你不行,就我来,放弃了郡守之位,我许你一万仙晶,逃出去也好,留在关外也罢,而我,将会直面皇帝天军。”我没有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直面皇帝大军?”左灵越愕然的看着我,随后看向了身边的将军,两人都哑然失笑:“天军之强,岂是你所能承受之强?当年天凤郡号称天下五郡之首,比我们关外郡强了何止十倍?尚且给屠族灭郡!我们关外郡占了天下小小一隅,也敢藐视天威,不只井底窥天,只能说是不知者无畏啊!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过是数百年前之事,后来无数起义军,皆有你这般席卷之势,连史学家都觉得是必胜之局面,但最后结局仍然不过土崩瓦解,而伴随起义失败的结果呢?又有谁来承受?起义者战死,遭殃的却是民众,你将民众捆绑在战车上,图谋自己的伟业,到时候如果你战死了,谁来制止皇帝的株连九族之灾?我观你实力不过尔尔,皇帝就是半只手指都能碾死你,而大军更是难以承担天军的力压,尚且不说天军不乏如皇帝一般实力的战将,你又如何的对抗?我们关外郡,在他面前不过萤火粉末,要战胜如此庞然大物,无千年之力恐不可逆,但你觉得你能抵挡住皇帝千年?呵呵……像是近来起义的麒麟郡,不也郡落而族倾?已经一路逃亡,恐怕离着真正毁灭也不晚了!”那将领看似武官,却表现出了不合形象的渊博,我不禁也高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麒麟郡之强,也如当年天凤郡,想想那老太太也是厉害,把整个麒麟郡打造得铁水营盘似的,真是兵精将广,可惜,内耗巨大,兵不听将领,一旦溃败,竟兵败如山倒,真是可惜得很,天下大势已去,皇朝更迭,又要延续数百年,乃至于千年了!可惜,可叹啊!”左灵越嘭的一声,手砸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那将领看着那只手,怔怔发呆,然后说道:“再近一些的地方,我们临郡青河,十数年前,也是如夏首领这般,起义军造反,郡守逃亡失踪,天军一来,又如何了?全郡剿灭,都城最后尽是孤魂野鬼,彻底成了鬼城,现在城市变迁改名,到头来还是老老实实缴税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万泉市……没有了?”言师兄脸色一白,双目中尽是愕然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,不知道阁下是万泉市的人还是?”左灵越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万泉的旧人言阿肆,无足挂齿呀。”言师兄叹了口气,对万泉市覆灭,心中自是难受无比,他还曾经和我说过要去万泉市拜会旧人,不知道能否有那么一天,但现在,显然是不行的了。

    “言阿肆?青河剑仙言阿肆!?”那将领脸色微变,双目圆瞪的看着言师兄,眼中带有崇敬之色。

    “青河剑仙?青河郡民风彪悍,言兄当年可着实是名震周边郡的厉害人物呀。”左灵越也很是震惊,看来言师兄的名头极大,周边郡皆有名气,这也让左灵越和那将领对我高看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两位谬赞了,可惜青河剑仙之名再也没有了,今天的言某,仅仅是我师弟的跟班,他的才能和谋略,言某是无比佩服的,也支持他下一步的主张,两位还是将正事摆回台面,与我师弟详谈才好。”言师兄不好意思的笑道。

    左灵越和将领互看一眼,才认真的面对了此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郡守大人觉得共治如何?”我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