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66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:共处
    “红尘莫问就是个门派,感谢你救了我,夏一天。”晏浩云表情感激的说道,至于心里怎么想的,一时之间倒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出门在外。相互帮助而已。”现在和皇帝大军正在胶着大战,这晏浩云如果去过青河郡和关外郡,不认识我实属不正常,除非他真没去过关外郡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夏兄弟这次来宛州有何要事?可有认得路的?如果没有,我作为宛州本地人,倒是可以引路一二的。或者可以随我前去红尘莫问一叙,我请你们游览宛州名胜山水,请你喝尽宛州美酒!”晏浩云豪爽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晏兄弟太客气了,可惜我还有要事在身,引路之人是我师兄,至于红尘莫问,想来我们时间上也来不及,就不去了。况且我家眷太多,去了阁下门派始终太过招摇,所以沾满就此别过,有缘再见。”我干脆的拒绝了对方,心中却想着红尘莫问的来头,看向言师兄,他也一副没听过的样子,或者是言师兄平时在中州太久,不曾知道大荒的情况吧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也好,不过夏兄弟如果忽然在宛州有了时间,改变主意要来,在红尘莫问报我名字就可,我会知会门中弟子一声。到时候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,毕竟你救过我一命,我定然势要好好报答的。”晏浩云笑道,心中想必也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去的,毕竟陌生人总是有许多的介怀,特别是上界情况善恶难分。有戒心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除了宋婉仪下了车,其他女子都没有下来,也是有意避开对方。这也是大家的警惕心作怪,而等那晏浩云走了以后,一群女子才从车子中飘然下来,并且欣赏这里的一草一木。

    “师弟,这红尘莫问我可从未听过,不过穿着红衣,打扮又如此怪异,我看不像是什么好的门派,我们还是尽早的离开这里,别救了别人,反而给人觊觎了,特别是你妻妾成群,皆是国色天香之色,真是让师兄抹了把冷汗吶。”言师兄一阵的唏嘘,他其实压力也大,现在修为也开始散发了出来,已经有了太阴境的程度,要不然我也不敢行走在大荒之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的,听师兄的,我们尽快去万妙山,先看看情况再说,只是不知道这空间裂缝如何了。”说着,我让一群女子上了马车,大家都知道这里很危险,倒也没有对我劝慰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一路飞行在空中,不少妖精都想飞过来看看我们的情况,但一见麒麟马,立即就退走了,麒麟马也有灭杀五重周天境的实力,一般的小妖怪看到早就跑得没影没踪了,所以直到万妙山的地界也没有遭遇什么阻截。

    但进了万妙山,妖兽们似乎不打算让我们进去了,本来还想要再往里面移动些再隐匿行迹,但此时此刻,恐怕难了,一大群大概上百的妖兽围住了我们,看起来多是四重以上的修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长得跟熊似的妖兽,率先到了我们的前面:“来万妙山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想要借你们隧道一用,请问狼皇可还在么?”我不禁问了起来,结果那熊妖扫了我一眼,冷笑出声:“什么狼皇不狼皇的?小子们,告诉这肉仙,我们这里可有什么狼皇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有几个声音稍微低了点,而大部分能说话的妖兽却大声的喊了起来,至于那些三重还没完全开灵智的,那就以吼声代替,看来,这狼皇本来是有的,但现在已经没有了,我心中一惊,难道两只公母狼都给他们吃掉了?要不然现在怎么的万妙山都应该是狼皇的吧?

    “看,狼皇可从来没有过,更别说什么道了,赶紧的滚出万妙山,否则……嘿嘿。”熊妖似乎成了万妙山的老大,当然不打算让我们进山。

    看到一群妖兽已经有了嗜血的目光,宋婉仪立即站了出来:“借你们通道,给你们仙晶,这是交易,如果不行,我们可以走,你们可以守住通道,但后果是什么你们应该很清楚,到时候我们真要攻击你们万妙山一干妖精,可远不是死几个可以解决的,之前有狼皇为先例,想必很快就有你作为后事之师。”

    “威胁我们?”熊妖扫了一眼我们众人,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言师兄身上,似乎就言师兄是他忌惮之人,不过看言师兄一副人老体衰的样子,它冷道:“小子们!今天见者有份,全都给我吃了!”

    言师兄皱了皱眉,似乎随后快速往前一步,我只看到两眼中他的双眼一晃,就发现那巨熊的脑袋上多了一把黑剑,而后长剑缓缓拔出,言师兄才缓缓念出咒语:“剑法飘然得,技因偶尔成,天机难言处,一点自分明,天机道,剑光一点!”

    我们都脸色微变,想不到言师兄的剑法竟如此犀利,这剑光一闪,还真是迅雷闪电一般,而且还未见过剑法跟咒法在同时施展的,真不愧是真正的剑修,光这一点,我起码也得学好久才行!

    咒语念罢,轰隆一声,扎在熊脑袋上的剑前方瞬间发出一道激光似的剑光,将其整个脑袋都炸飞了出去,而言师兄长剑一抖,这熊妖的妖元已经落入了他的兜中,整个过程速度飞快,我们一群人几乎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,而一群的女眷更是目瞪口呆,为他这一剑心神震荡。

    一群要冲上前面来的妖修全都骇然退后,而言师兄冷冷的看着一群妖怪,道:“可还有送脑袋上门的么?”

    顿时,一群小妖全都往后面逃跑起来,言师兄也没有去追,长剑一晃就插在了后面的竹节上,这剑完全不是什么稀罕利器,我曾经拿出宝郊备送他,却也给他还了回来,说是只有磨得跟蝉翼一样的快剑他才用得趁手,好比泰阿剑,言师兄倒是喜欢至极,我心中也想把泰阿剑给他,可惜这剑认主,他可就没法子用了。

    他原来守护的青河郡郡守一家,现在还在派各个市县寻找当中,迟迟没有消息的言师兄也只能把心思寄托在了剑上,这次来大荒,也是为了找寻好材料,或者找到好的成品来的,就好比英雄喜欢美人,他也是为剑痴狂。

    其实换个角度想,言师兄或者已经生无可恋了吧,以至于一些原本无关痛痒的东西,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,如果不寄情于物,我更怕他生出什么轻生念头,因为之前他自己是说过的,找到郡守,然后说出小郡主的事情后,自己可就自杀了。

    一群小妖逃向了万妙山,言师兄看向了我,说道:“师弟,精怪和人本就势同水火,人在大荒中,更是要提防他们,我建议能杀则杀,千万不要留有余地,毕竟兽潮我曾经见过许多次,用惨绝人寰都不足以形容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,那就往万妙山那边去吧。”我当然不会反对,我也差点死在那两匹狼手里。

    听到言师兄和我都有要杀这群小妖的想法,宋婉仪看向了后面的一群女子,然后又看向了言师兄和我,小心的说道:“言师兄,主人,其实……其实……我能不能说说我的看法?”

    我讶然了下,说道:“婉仪,你有什么想法,尽管说说,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言师兄也点点头:“宋小娘子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麒麟郡也是如同大荒这样,森林覆盖面积很大的郡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麒麟郡会选择宛州大荒之地为路线的原因,而我们麒麟一族的皇族里,也有着自己独特的,能够沟通妖兽的能力,就好比鬼道一样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控制麒麟马这等神物的缘故,我现在在想,如果能把万妙山拿下来,我想把它作为我们麒麟郡新的居住地,而且尽量能够少点对妖兽们的杀戮,像是麒麟郡一样,和他们和平共处。”宋婉仪说道。

    我和言师兄面面相觑,言师兄很快说道:“要拿下这里恐怕不易,起码要大军来才行,这里可不止一座万妙山。”围投长弟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