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67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:授剑
    “这……真是盛气凌人吶!”言师兄气愤的说道,但也只能跟着我一起逃往山门外,而我早就料到这境况,但现在真遇上了也是火气噌噌往上窜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飞到山门外,但这百来个弟子仍然追着我们,还真是想要把我们干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进林子里!”我提醒言师兄≡己则用缩地术率先窜入了林中,言师兄是七重仙,给百来个低阶的人撵着跑,大觉脸上无光,但现在对方一拥而上,什么五重仙、六重仙都有。给这么一追,也不好一人面对的这么多人,所以也就跟着我冲入了林子里。

    傍晚余霞是没有了,天空蒙蒙的,总感觉要下雨的样子,我和言师兄急速穿梭在林中,而那上百个弟子也不曾打算放过,还是追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不做二不休,总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追杀了。言师兄,咱们老实不客气,打死肯定捅了马蜂窝,不过拧断胳膊腿该没什么事。”我阴沉着脸跟言师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这么说,就这么做好了,不过我是能做到,那你呢?”言师兄打量着我,我笑了笑,说道:“放心吧,言师兄缠住那些五六重的,剩下的来多少对我都是菜而已。”

    言师兄点点头,脚尖往那树梢上一点。嗖的一下就窜向了后面,迎面修为就是最强的,只见他长剑一挥,领头的一手一剑就落下了,连咒语都没念出来!

    那领头的跟随者众多,可从来没想到我们会突然就这么回击。而且如此的干净利落,竟直截了当的要了一只右手和一只右脚。

    大部分修炼者擅长的都是右边,给这么一砍。就无法施法了,要恢复过来也不容易,就算能够恢复,也是大损修为的事情。

    言师兄技艺非常惊人,恐怕平时都是以一敌众,卸了别人的手脚后,还顺道踢飞了对方,并且借力又卸掉了第二人的手,剑法称得上行云流水,收发自如了。

    闯入了人群中的言师兄竟如鱼得水,在人群中飞速的闪动身影,对方的手脚也就这么掉得满地都是,而且人群里不乏受伤的人后,其他人更是束手束脚了,都不敢放法术,总怕误伤了自己的同伴,这么一来,言师兄更是肆无忌惮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我相信言师兄能打一百个,但我也不能闲着不是?作为他师弟,实则是徒弟的我,当即也抽出了泰阿剑,捏了缩地术的咒语,冲到了低级弟子群中!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还好,虽然手脚不知轻重,一个弟子直接给我砍去了下半身,但很快掌握了技巧后,也能够迅速的游走在这些弟子之间,重击打伤他们。

    然而,想象言师兄的技艺毕竟跟现实自己使用不一样,这些弟子也不是地里的大白菜随便我看,他们很快就发挥了剑派该有的实力,运转了剑阵一拥而上了,我尝试了攻击,结果对方剑阵不知怎么的,竟滴水不漏的把我弹飞了出来!

    无奈下,我只能转瞬就逃到了外间,准备从近身战斗改成远程战斗,但这半桶水的战斗手段却给言师兄看见了,当即对我喝道:“剑艺出奇险,实战出真章,师弟岂能随意就半途而废?”

    听罢,我心中暗自腹诽,虽然我七倍仙体有着强悍的防御能力,不过也不能随意挨刀不是?人家那是阵法,以为是黑社会打群架呢?

    不过我当然不敢明说,咒语也还是要念的,当即折中的拿出了一沓的毒咒符,念起了咒语:“杳蔼灵异间,千秋隠剑华,天一道!灵毒幽剑!”

    咒语念罢,九张符纸就仿佛僵化了一般,伸展得笔直而锋利,随后迅速围绕泰阿剑旋转起来,等我冲飞出去,泰阿剑已经蒙住了一团的毒雾!

    这咒语是从幽冥毒剑中提取,只不过剑气肯定是转化不出的,只能是激活了毒虫,然后强化其突破能力,给受伤的敌人染上魂毒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招也是相当歹毒了,我以缩地术强行突入了对方的阵法当中,手起剑落,直接捅了一位弟子一剑,那弟子闷哼一声,就直挺挺的栽倒了,对方身上的伤口位置并没有仙血冒出,而是隐隐的有荧光一样物质涌动。

    那荧光就是碧绿的魂毒虫,这些小家伙繁殖极快,稍微有一点能量就能繁殖而出,像是这些修炼者,自然是不缺能量的,这也成了毒虫滋生的土壤,一旦中招,修为会给吸得干净,越是施展法术,繁殖也会越快,是我在下界时,别人谈之色变的恐怖蛊毒。

    虽然不像幽冥毒剑那样一招就打一大片,不过这灵毒幽剑还是有好处的,就是随便砍到哪儿都行,只要皮肤给沾染上的立即就能生效,所以那弟子中剑后,刚要施法,整个人就往天空栽下来了,失去了对能量和仙气的控制,还继续飘在空中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那弟子即将要坠落到树林的时候,才恍然想到大喊救命,身边不乏他的好同伴,都不明所以,但也跟着跑去救人了,这就让我取了巧劲,开始迅速收割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要救人,一边要防御我的攻击,加上掉落速度太快,弟子们救之不及,受伤的那位直接就撞到了树上,下一刻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,我估计那家伙要断好几根肋骨才算完。

    “哎哟!我不能使用仙力了!那畜生剑上有毒!”这弟子嚷嚷起来,警醒大家不要上当。

    但我根本不管他,毫不犹豫的继续攻击起来,而看向言师兄那边,他已经解决掉了三四十个修为高的弟子,转飞向了我这边,认真的看着我运剑。

    看到师兄来督战,我不敢再怠慢半分,认真按照从他那学来的近身剑法攻击起来,这些弟子用剑的不多,用奇形怪状武器的不少,好比扇子不扇子,刀不刀的东西都有,可见门派邪门,弟子也不大正经,古人云上梁不正下梁歪,倒也没说错了。

    “左边那个,用巽剑决,右边那个,坎剑诀……”言师兄语速飞快,而我的剑技也完全按照师兄的指导攻击起来。

    开始按照他说的话运剑,还不是很习惯,毕竟以前临阵对敌太过依赖剑诀,以至于跟他学来的东西,经常用不上就逃出去用符纸解决了,现在给这么切身指导后,我竟才觉得有时候和人比斗,只用符剑也没太大优势,一旦剑法有了灵气,杀敌一样也能迅速为之。

    随着指导的深入,我的剑法越发凌厉起来,二十多个敌人很快都深浅不一的中剑了,因为中剑后全都失去了使用仙气的能力,所以剩下的敌人吓得都拖着自己的师兄师弟逃了。

    看着远去的敌人,我和言师兄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师弟,现在我们何去何从?看来这红尘莫问是指望不上了,整个就是一邪教,问都不问就跟人动手,对了,看着地图上所示,前方大概十分之六七左右还有个疑似门派的地方,要不咱们去碰碰运气?”言师兄叹了口气,然后往麒麟马车那方向飞去。围讽役弟。

    我跟着他,心中也十分恼恨,同样没想到救了个晏浩云,差点把小命搭进去了,要不是我跟言师兄都不是常人,这次是要栽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去其他门派,还不知道又要花多少时间,况且现在才走了多少路?再去宛州十之六七,开玩笑么?

    所以我考虑了下,就建议道:“我看要不我们再去试试怎样?没准那晏浩云也得了消息,出来接应我们了呢?我看这人在门中应该也饱受欺负,不然也怎么说大家也算是朋友不是?不至于我们两个人上门,就给他大哥打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看再遇到一次,恐怕就没那么好命了,这些弟子我觉得应该只是乌合之众,你想想,杂牌军都这么厉害,那长老之类的会如何?而且也要入夜了,还是尽早找个地方度过这个晚上再说吧。”言师兄连忙摆手警醒我。

    看言师兄不同意犯险,我也只能作罢,毕竟他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,也只能找找其他办法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我们飞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,忽然背后一个黑影却快速的跟了上来!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