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67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:无敌
    这后山其实有好几座,这只是其中一座后山而已,我想着应该是通往晏浩云居住的山上去的,所以倒也没有太多吃惊。

    言师兄自始至终手都按在了剑把上,并且站在了我后面耳听八方、眼观四路,让人十分的放心。

    郑晓倒也没有骗我们。不出十来分钟,我们就上到了后山之上,中途似乎弟子们都给支开了,并没有遇到阻拦,而后山的大阵应该也是关闭了的状态,否则我和言师兄是不可能顺利到达的。

    后山巅。身穿红衣的晏浩云正在山顶上缓慢踱步,表情却十分着急,他身边还站着两个弟子,我和言师兄一看,就发现是刚才送衣服的那两个。

    晏浩云一看到我们上了山,立即迎了过来:“太好了,太好了,夏兄弟,言前辈。你们可算是来了!简直是解了晏某的燃眉之急呀!”

    “晏道友,到底怎么回事,可否详细说来?”我看周围只有晏浩云,就知道事情多半是真的了,而言师兄也把手从剑把上拿开,毕竟这晏浩云对他而言,就跟蚂蚁一样能轻松碾死。

    “唉,这话说起来可长了,郑晓,你们先下去吧,我和晏前辈、夏兄弟有要事相商,你们看着前面,如果我大哥发现了。及时过来报我知道。”晏浩云叹了口气,先命令底下弟子离开,然后做出了个请的姿势,邀请我们前往旁边一间古香古色的房子。

    这后山巅上也没有几间房子,应该是静修之所,也或许是晏浩云自己的驻地。至于红尘莫问的主要建筑,还在前面山脉之中,毕竟门派也是非常大的。如果就这么简陋,也不对头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客厅,晏浩云也开门见山了,恐怕也是着急:“宛州七大人类仙门之首,两位可知道是哪个门派么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九霄神剑门吧?”言师兄试探性的问了一句,晏浩云当即伸出拇指:“不错,正是九霄神剑门,阁下不出中州,便知我宛州仙事,我果然没有找错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事情,还请晏道友说说。”言师兄对别人夸他完全不在意,毕竟以前他可是青河剑仙,耳朵常年都听着恭维话,早就起老茧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郑晓这丫头应该也跟你们俩简略说过了吧?毕竟凭借两位的阅历,不会无缘无故的就相信我而来这里,我也不想问她答应了什么条件,毕竟现在我还有得选么?无论什么条件,我都会满足两位的,毕竟明天过后,恐怕我可就要给软禁起来了,直到我大哥登上掌门之位,然后稳固了自己的大权,再将我逐出门中了!”晏浩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晏道友是否太过悲观了?”我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一个星期前你这么说,我倒还相信,但经过了这件事,我可就再也不相信这话了。”晏浩云咬咬牙,然后说道:“我大哥晏烁天,十多天前,让他的卧底骗我和几个师兄弟,一同去了边境寻访一种叫做当扈的巨鸟,那叫当扈的鸟想必言前辈或许也知道吧?那是种传说中的神鸟,样子像雉,据说吃了它的肉可以不瞬目,一般的鸟鼓翼高飞,而当扈却扬起咽喉下的须毛来飞翔,很是神妙,因为想着能够让自己变强,所以我们就是听信了那卧底的话,去了边境那边,谁知道这鸟如此厉害?而且还是守蛋的雌鸟,雌鸟凶悍便罢,我们几个想来要逃也是不难,但那卧底却缕缕下拌,我们自然损失惨重,两位师弟,一位师兄当场就陨落了,而我发现剩下他就是卧底,将其击杀之后,事情也难以挽回了,也早就不按我想的方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扈鸟……是不是在边境仙气乱流那时候的鸟?倒也厉害。”我想起之前确实有只大鸟和他打斗,这应该是当扈鸟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古怪的大鸟,若不是有你们两位相助,我恐怕就死在了那边,称了我那大哥晏烁天的意了!”晏浩云摇摇头,然后又道:“我想请你们来,是因为我想要得到你们的帮忙,在明天的比斗招亲上,助我一臂之力,打赢晏烁天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比斗招亲?”我怔了一下,看了言师兄,他也一副茫然,我问道:“怎么助你一臂之力?又是什么奇怪规则规矩?而且比武招亲一类的事,不是自己上场么?怎么就要我们来帮忙了?”

    我心中感到好笑,这比武招亲我上场,那洞房花烛夜我要不要上?当然,也就是想想,真要去做,怕媳妇阴风刮不死我。

    “这结亲的对象,是九霄神剑门的掌门笑千剑的千金笑梦彤,而结亲原因,是因为我红尘莫问值此掌门选举的时候,除了门中需要有支持者,外面也需要有外援,你们说对吧?所以我支持我大哥的那个掌峰,趁着这次七门会议,趁机在笑掌门面前,重提了当时我父亲在去庆贺九霄神剑门笑掌门喜得千金时,口头许诺要把女儿嫁到我们红尘问道来的话,恳请他们下嫁千金到我们红尘莫问来,唉,这杀千刀的罗文阳,得到许诺后,居然故意不告诉我,只让我大哥去准备,而我那大哥心肠何等歹毒,居然把我骗去了边境!以至于如今我手中能商量之人一个也没,而明天就是笑掌门过来选婿之时了,可如何是好!”晏浩云苦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确实,把你害死在了外面,这比武斗法招亲也就免了,你大哥肯定包圆了,这也说得过去,不过要找人商量,也用不着来找我们呀,郑晓姑娘就不错,聪明伶俐的,可以和她商量,这又是为何找我们?是不是规则上有什么限定?”我连忙又问起来,卷入他们大门大派之中,委实不安全,不过为了九重仙晶,如果事情不是太难,帮帮忙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有限定的,这笑掌门有别其他人,他无门户之见,我请来外援,他也不会责怪我,毕竟他为人也豪爽无比,定会认为广交好友也是一种美德,当然,这样的好人,也是嫉恶如仇,他选婿也不是常人所能理解,他需要我和我大哥,各带两个年龄相仿的人一同参加比武,似乎要籍此来观察双方作为领导者的人品,以及领导能力,还有个人实力魅力什么的,所以我现在是一筹莫展,门中人我都信不过,随便再来个卧底,我也不用打了,而且就算有,实力也不够,所以听说你来了,就觉得我跟你年纪差不多,骨龄实力更是相仿,所以我考虑了下,觉得我俩之后再加入一位随我长大的师弟,这队形就成了,还请夏兄弟一定帮这个忙,此事完全没有太大的生命危险,夏兄弟打赢这场战斗,随便开个条件,然后远遁就是,而我有了笑掌门的那层关系,门内一定能够扭转乾坤,继承掌门之外,这是双方大赢的局面吶。”晏浩云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说的很有吸引力,可你的伤势?”我觉得晏浩云伤势却是一个问题,别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,输了比赛,后果往往难以收拾。

    “我会想办法压制,就算过后大亏也在所不惜!这事太过重要了,我们筹备得还是太晚了,也给小人所趁……难道夏兄弟不觉得,不应该给我大哥的计划流产么?”晏浩云信誓旦旦,言语中也是着急无比。围岁向圾。

    我却心中颇为犹豫,上去斗法说没有生命危险,到时候打起来就谁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言师兄,你觉得怎样?”我问起了言师兄,毕竟他和我一起来,也要尊重他的意见,如果他要我不参赛,那这事肯定要黄了。

    言师兄想了想后说道:“师弟,如果此事当真,我听着似乎可行,在这个阶段,你几同无敌,只不过决定权还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无……无敌?”晏浩云看了言师兄和我一眼,愣了一下,我耸耸肩:“我师兄开玩笑的,你不要信他。”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