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68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:刮风
    但我怎么可能放过他,当即又将精妙的追击剑法施展出来,嘭的一声,在追击的时候,他抵挡不住而手上中了我一剑,惨叫一声后。手中缠文道剑就跟着脱手飞出!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转身就立即追向了邹宝山,而邹宝山惊愕的回过头,他也没想到我会在瞬息功夫就解决了同伴再转身追向他。

    “妈的,以为随便一剑,就算是赢了么!笑掌门前辈都没规定不能中剑后还继续打下去!你以为这就赢了?天真!要绕开我。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!”曹琦顿时大怒,顷刻脚尖一踏地面,嘭的一声就追向了我,也在这个时候,他也伸手动用仙气,召回那把掉出去的缠文道剑!

    “呵呵,好像天真的是你吧?”我冷笑一声,中了魂毒的人还打算动用仙气,而且召唤法宝过来。可不是单纯的攻击手段了。

    果然也就是这个时候,魂毒发作了,曹琦惨嚎一声,噗通的滚倒在地,手捂着伤口痛嚎起来,我笑了笑:“不就是废了嘛,至于嚎成这样么?”

    曹琦一听,更是吼得厉害了,几个长老立即冲过去检查他的身体,结果发现似乎除了手上有伤外,并没有中毒危及生命的状况,就只能先抬下去再说其他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已经追上了邹宝山。而邹宝山因为忌惮我用毒,所以回头就开始用碧灵瓶攻击防御我的欺身,这漫天的毒雨,简直就跟牛毛针芒一样密集,速度也快得离谱。

    不过像是这种攻击手段,对我实在太过平常了。在下界的时候,李破晓的剑气比这个还要密集,我快速的用缩地术闪现。实在避不开的,直接用泰阿剑劈飞了,所以欺身到了邹宝山面前的时候,这家伙整个人都愣住了,再没有了别招的他,看着抵在他脖子上的剑,双手高举过头,投降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下去,不然就废了你!”我冷冷的说道,转身就要去对付晏烁天。

    “为了少门主……少门主的大恩,我邹宝山……”

    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,我皱了皱眉,手起剑落,把身后准备偷袭我的邹宝山一剑砍倒了!

    看着他在那痛得挣扎而没死,我也懒得理会,这样的人我是见多了,谁没点坚持?

    没有丝毫犹豫的空间,我很快就到了晏烁天的后面,这个时候,虽然晏浩云和郑晓逆转了局势,但要赢得这场战斗,恐怕却还差了少许火候,至少也得在十个回合以后,而我解决了两个对手,顺手一下也是理所应当,毕竟也怕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周围的弟子们看我几个眨眼的功夫就逆转了局势,而且仅凭四重仙的实力,全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静谧的现场里,所有人都对我的实力有了新的了解。

    我的百忙之中,也抽空看向了主角笑千剑和他的女儿笑梦彤,发现他们也看向了我,我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异样,所以扭头再看向了言师兄,言师兄站在主席台那边,因为修为不低,也给了桌位,他此时此刻正看着我这里的微笑,但这似乎有点不明不白,难道有什么不对劲?

    不过且先不管这些,抓紧时间打赢了再说,毕竟这两大掌峰大人钱龙晨和罗文阳已经是惊怒到极致了,再不出手,怕连赢都难。

    在我紧逼下,晏烁天果然是吓得够呛,他本事是不如邹宝山他们的,现在一打三,顿时是慌了,就连挥剑也变得没有了章法,而晏浩云脸上兴奋,甚至发出了难以抑制的笑声,频频发动攻击,几乎恨不能把这大哥砍死在当下。

    至于郑晓,整个人攻击的晏烁天的时候,却有点怏怏不乐起来,患得患失如果自己这一队赢了,如意郎君可就娶了别人,自己这可不是给人做了嫁衣么?

    看我到来,郑晓有些面色为难的看着我,似乎想要从我这找到解决之道,然而我却哪有什么办法,人是你去喜欢的,也是你愿意帮忙的,对方也确实要去迎娶笑梦桐,你当时跟说我,我还好放水输了比赛,可眼下胜负既定,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我停下了手,而郑晓也停手了,但这不影响晏浩云已经锁定的胜局,那种气势,再不是他大哥能够战胜得了的,战斗打到这里,其实结束了才好,但晏浩云却好容易从悲剧角色向胜利者转换,剧情颠倒疯狂也让他自己意想不到,这顿时引来了火势恐怖的反扑!围序见巴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赢我么?不是算好了一切么?不是想要杀了我么?对,骗我和我的兄弟们去边境抓当扈鸟,让大家都死了,当时不是运筹帷幄了么?你现在怎么不继续运筹帷幄了!怎么不决胜千里了!你不是吃了钱龙晨的脱尘丹么?你再吃一颗呀!吃呀!别退后!有本事就跟钱掌峰和罗掌峰狼狈为奸,现在就杀了我!也不用在意笑前辈的看法了!”晏浩云大声的骂着,然后动用那把神火扇疯狂攻击自己大哥!

    而晏烁天本就一步步后退,无法组织有效反击,也没时间念咒的他给烧得头发都成了鸡窝,身上的衣服也着了火,再过不久,恐怕给烧死都有份,但偏偏这晏烁天也是不服软,狡辩道:“不要血口喷人!这些事哪件是我做的?你自己没本事,听信别人的话去边境,与我何干?两位掌峰都是顶天立地的人,怎么可能会陷害你?”

    “好!不承认!我杀了你!”晏浩云大怒,再次急运咒文,更大的泼天大火一拨接着一拨,而晏烁天本来就强弩之末,再也抵挡不住,护身罩嘭的一声就碎了!

    郑晓吓得闭起了双目,我脸色微变,瞬间缩地术到了晏浩云的身边,长剑一挥,把他的神火扇打飞在地,而这一举动,也把火引向了一边:“住手!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”

    给打飞了扇子的晏浩云双目转而怒视我,但看清了我,这才恢复了正常的表情:“夏道友……我……我只是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已经赢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。”我淡淡的说道,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他。

    晏浩云看向了主席台上的笑梦彤,然后再看向了笑千剑,脸色尴尬的同时,也深知刚才的行为有些过分了,然而这也是没法子后悔的事,不过毕竟笑千剑已经答应胜利的一方迎娶笑梦彤,这关系倒也可以以后再慢慢修复。

    “大哥!你没事吧?”晏浩云立即冲了过去,要去看自己大哥的伤势,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的故意,但至少做出来也不是坏事,毕竟晏烁天看起来真是难活了,这晏浩云也是心中藏着个魔鬼呀。

    郑晓愣愣的看向了晏浩云,双眼本来含着的眼泪,在这一刻总算是淌了下来,我叹了口气,这晏浩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其实爱上一个人容易,找到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却很难。

    “好!我宣布,这场战斗,晏浩云这边获胜!罗道友,钱道友,你们没意见吧?”主席台上,笑千剑站了起来,然后宣布了理所当然的结局,两位掌峰大人全都怔在那,但很快,钱龙晨就站了起来率先说道:“对,是浩云这孩子获胜了,我就知道他肯定能赢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以前我就看好浩云这孩子,他能得胜,也是罗某预料之中嘛!笑掌门,恭喜你,喜得佳婿!那咱们这就趁热打铁宣布下这件事?”罗文阳也跟着大笑起来,画风转换得很快。

    笑千剑冷笑看着两人,道:“笑某当然喜得佳婿,但却不是你们口中的晏浩云,嘿嘿。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跳,而背后,阴风就刮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