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68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:垂暮
    我把话说完,笑千剑也神情凝固,而笑梦彤则一副冰冷的看着晏浩云,都不知道背后竟还有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本来我无意在这里揭他短处,但他追过来时仍打算再利用我一番,而不是打算想办法靠自己本领逃离。实在让人厌烦,如果不是看在郑晓可怜,我还真不打算搭理他。

    噗通,晏浩云当场就在山门那跪了下来,在地上朝着我和笑千剑磕头,说道:“夏道友!我自小生于斯长于斯■事确实也只为了自己着想而常常忘记和忽略了对人之感恩,但我本意却非如此呀……我和你也是一见如故,也真心要把你当成兄弟的,但我也是给逼急了,这才许下了空头之利,如今想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笑千剑摇摇头,我也叹了口气,谁不也是很为难?郑晓看我们已经不打算再相信晏浩云,也跟着跪了下来:“夏道友。您救过三少门主,当时我也是想着你或许能够救他第二次,所以就胡乱许下了条件,打算到时候再和三少门主一起偿还,所以很多事应该也是我一手促使的,我就是个多余的人……呜呜,要不你杀了我,只要不怪三少门主,救他一命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在山门那拦着我们求情,而后面,已经有几队数百的修士从各个山门飞过来,俨然就是要捉拿晏浩云的。

    晏浩云和郑晓顿时都慌张了起来,两人跪在那里。双目都是泪水,怪是可怜。

    “回门中继续当他的少门主几无可能,但若是化解这段恶怨,救他们一命,让他们双双离开也是好的,笑掌门……如果您能够助他们脱罪。倒不如便帮上一把如何?”我看向了笑千剑,我自己是可以帮助他们脱逃,但亡命天涯适合我。却不适合这位在门中土生土长的少爷公子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围央叉才。

    晏浩云立即朝着笑千剑连磕三个头:“笑伯伯,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,求您救救小侄,就算不救小侄,救救郑师妹也好呀……我大哥死了,我顶多陪他一起死了好了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父亲英雄,儿子却是个狗熊,我救你简单,却会让别人耻笑与我。”然而笑千剑似乎并不大想救这晏浩云,原因很简单,他不喜欢这样性格的人,越不喜欢就越不救,这就是他笑千剑的作风,也是他做人的底线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暗叹息,知道能够劝笑千剑的,怕也只有笑梦彤了,就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笑梦彤似乎本就对晏浩云不中意,但见我露出恳求的目光,她考虑了下,说道:“爸,此事也是因由我们而起,就算你不喜欢他的作风,但也不能就这么让他死了,我们现在还在这里呢,到时候别人不理解其中缘由的,一定会戳我们脊梁骨,倒不如调查清楚,还我们清白,也给他一条活路,为晏叔叔留个后。”

    笑千剑也是溺爱自己女儿,但却也是个老滑头,假意不怎么对女儿感冒,反而对我说道:“唉,好,既然夏小友强烈要求如此,我救他们就是,但这么一来,夏小友可欠我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咯噔一下,一种上了这父女当的感觉油然而生,只能是看向了言师兄和媳妇,两位都苦笑看我,大家实则也没有其他办法,这本来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笑千剑用这事来当人情,晏浩云和郑晓当然也会承我人情,算是他笑千剑不沾这次的因果,由我自己扛着,还真是只老狐狸。

    率先落下山门的一队,由一个八重仙入境期的长老带队,这长老面目清秀,年纪像是三四十,但骨龄却已经上百,见了笑千剑,立即拱手说道:“笑掌门走的仓促,在下朱雨哲,未能及时来送行,还请多多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用送,你就告诉我们,来这干什么就行。”笑千剑点点头,面色一板,先来了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叫朱雨哲的长老连忙赔笑,说道:“在下身为执法长老,来这里,是为了要缉拿原三少门主晏浩云的,此子行事乖张恶毒,竟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大哥,按照门规,是要削其修为,押上魂断崖受一世折磨的,所以还望笑掌门行个方便,将他交还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刑法倒是很重。”笑千剑笑着看向了朱雨哲,朱雨哲顿时赔笑道:“是的,我们红尘莫问对于翻错的弟子,一向刑法森严,连削首入六道轮回,都是寻常之极的。”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冷气,削首都是轻的,看来这魂断崖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,而晏浩云和郑晓听说了惩罚,吓得面色惨绿,连忙又跪了起来,这红尘莫问的人,当然都知道这刑法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那这叫郑晓的孩子呢?”笑千剑冷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同犯亦同罪。”朱雨哲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都是要削其修为,押上魂断崖受一世折磨呀,比我们九霄神剑门还要厉害,那你们像是这种杀胞兄或者胞弟妹的罪责,年年都有施行?”笑千剑一副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更多的红尘莫问弟子也下来的,数量有数百之多,把整个山门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不能,自从祖师爷立下如此规矩,杀鸡儆猴几次后,至少我在门中的百年来,例子用手指也能数得过来。”朱雨哲当然不能承认自己门派中,老是发生这种杀兄杀弟的事。

    问到这里,我就知道笑千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,这块姜不止是老辣,而且还是块大姜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有如此可怕的刑法在,就这跪在我面前的怕死小子,你认为他会敢于冒整个门派最重的刑法去杀了他哥哥?况且还不过是个五重仙的修炼者,你朱雨哲活了上百年了,也看不出这里面的猫腻,还是说故意要在我笑千剑面前忽悠?”笑千剑冷笑起来,直面所有红尘问道的弟子,这刀削斧凿过的脸庞,一大一小的虎目,顿时让所有人感到一阵的威慑感!

    九重仙巅峰可不是说着玩的,就好像下界的九阳境和十方境,那是极端的存在,所有八重仙境界,在他们面前,都不过是蝼蚁!

    “这……笑掌门,此事可并非是我朱雨哲能够做主,两位掌峰大人操持着此事,还望笑掌门不要难为在下。”朱雨哲当然不能做主,所以机灵的避过了风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就知道你小子还不够资格!把罗文阳和钱龙晨给我喊过来!我这人还没走,他就打算要怨杀了我故友之子,占其门派,想得何其轻松!”笑千剑阴沉着脸,往前方踏出一步,霎时间,我只感觉威压感迎面扑来,周围的空气就跟千斤一般往下面压!

    这还是往对面朱雨哲那边放的,我所在的位置只不过是施力的边缘,可想而知朱雨哲那边弟子的压力了!

    在玄门世界,你要讲道理,别人就会跟你讲实力,如果实力不行,永远就都是错的,只因你自己修为不过关。

    而像是笑千剑这种老滑头,正是知道这里面的道道,才一边将大道理摆出来,一边跟对方施压,这事这么处理,其实是最恰当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我经历过下界种种事情,对这样的事早就习以为常,也算是意料之中了。

    “请笑掌门稍待,我这就去请两位掌峰师兄!”朱雨哲给压制得气都喘了起来,连忙如获大赦般飞逃了,而其他弟子都灰溜溜的退后,根本对笑千剑构不成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晏浩云松了口气,而郑晓也面露劫后余生的表情。

    笑千剑大刺刺的站在了山门那,扫了一眼磅礴的大山,说道:“红尘莫问,想当年何其壮观雄伟,但这次来,却让笑某感觉到了英雄暮年的气息,垂垂老矣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问红尘姻缘事,只因仙缘在此山,想当年吶,红尘凡俗中,浪荡南白子,便是在此山上斩断了红尘,随后足迹踏遍九州,修得了一身神鬼莫测的道法,可你们知道为何最后这红尘莫问建在了这里么?”就在我们等待的功夫,一个樵夫模样的白发老者,拄着拐杖背着箩筐柴刀,从山上一路下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