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68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:莫问
    这老者声音不大不小,但刚好所有人都听到了,而且敢在数百个修炼者面前淡然走过,自然绝非凡人。

    “还请前辈指教。”笑千剑神色顿时肃然,我也抬眼望了过去,只见老者双目精芒似射入人心一般的明亮。但修为却跟凡人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呵呵,指教还不敢,老朽不过行将就木的红尘俗世之人,如何敢指教您这九霄神剑门的掌门呢?”老者摇头笑了笑,但言语中似乎略带讽刺,然后抬起头看了眼周围群山。深悉一口气:“红尘老了么?不老呀,孩子,为什么你会说红尘会老呢?”

    我们都心中紧张起来,笑千剑也表情尴尬,而且在这里,恐怕也只有他能够跟这样的神秘老者对话了。围央叼扛。

    “红尘当然不会老,在下只是一时妄言感慨这门中的规矩,还有现在前后不继的状况,嘿嘿。老前辈万勿见怪,有老前辈在,红尘莫问怎么可能会老?”笑千剑这老滑头立即读懂了老者的出身,怕是红尘莫问了不得的厉害隐藏高人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那后来南白子老前辈是为什么把红尘莫问建在了这里么?”笑梦彤问道。

    “山清水秀,自然有人喜欢,就好比姑娘,长得清秀绝伦,同样追求者无数,连跪在那边的孩子,不也苦苦追求你么。”老者轻哼一声,随后一步步的走向了我们,最后停在了晏浩云的跟前§角露出一丝责怪:“孩子,为何跪在这里,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欲自证清白,必求助笑掌门前辈,你让我起来。人若不救我,我小命也就没了,不能起。”晏浩云哭道。而郑云也在旁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乖孩子,红尘莫问的事,外人又如何能够解决,起来吧,别人若不甘愿救,我们何苦跪着求人家?若是甘愿救,我们不跪,他也会救。”老者淡淡的说道,这里面的意思很明显,有些责怪我们对这孩子太苛刻。

    看来这位是个护犊子之人,如果说他不是红尘莫问的,谁会相信?

    笑千剑苦笑道:“原来是红尘莫问的老前辈,在下笑千剑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还望老前辈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你挺好,我见过你好几次了,这几个孩子我倒是没见过。”那老者看着我,一副我是罪魁祸首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怔了下,笑道:“老前辈,我觉得我并无做错和针对晏道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当然没做错,我也知道你没错,只不过,我就是不喜欢他跪你,凭什么?”老者冷笑起来,随后看向了晏浩云,说道:“不过同龄人,他修为甚至都不如你们,跪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知道跟他是讲不了道理的,所以也懒得去反驳,这老者早在刚才就该听到我们的对话了,难道会不知道我救过这晏浩云?当然知道,只是护犊子心切,所以最好还是不刺激他了。

    果然,我不说话,老者也就总算消停了,而很快,罗文阳和钱龙晨都来了,一山的人,把山门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罗文阳和钱龙晨不知道什么情况,一来就没理会这修为半点都没有的老者,直接奔笑千剑去了,客客气气的说道:“笑掌门,前面我师弟说您还在山门这里,我立即就飞赶过来了,是不是笑掌门改变了主意?要在这里继续住几天?那真是太好了,我这就去让弟子安排,今夜我们秉烛夜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对,晏烁天这孩子也是可怜,可能是伤势太重,居然……唉,误杀呀,毕竟刀剑无眼,也是难免的,我们并不是说要立即问罪,只是想要把孩子叫回来,先问问什么情况而已,都是我们那执法的师弟不知轻重缓急,居然胡言乱语,真是闹了笑话了,哈哈……”钱龙晨干笑起来,对笑千剑当然是十足客气的。

    换做是平时,笑千剑对这话当然是受用不尽的,但眼下有个老头还鬼神莫测的站在这里呢。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,就是这些阿谀奉承之辈!就让你这孩子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么?你就打算让这些人霸占了本该属于你的一切?我红尘莫问,难道要断送在这种小辈的身上了么?”老者气急败坏,拉着晏浩云,指着钱龙晨和罗文阳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辈?”这两位刚来不知道老者什么情况,一看他指着自己两人,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,还想要指着老者破口大骂一番,结果他们身后几个人刚才就见过了这一幕,立即拉了拉两人的衣服,这两位才冷静的打量起了老者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,我如果有实力,焉能让红尘莫问腐朽在我手中?”晏浩云苦笑着说道,他也很是聪明,知道现在老者已经是救命稻草了,当然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“好!老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,跟我走,到时候亲自再从他们俩手中拿回你失去的一切!”老者顿时高兴起来,拉着晏浩云离开。

    郑晓看了一眼我们和红尘莫问的众人,也跟着老者走,老者倒也没有说什么,就这样,三个人影就这么消失在了山底下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老人家,我深悉气息之道,他看似没有修为,实则全身无一不是厉害之处,我仿佛能够想象到自己出剑那一刻,是怎么给震回来的。”言师兄在一旁也是看出来了,到现在才出言说道。

    别说听了言师兄的话才如此,就算老者没有任何实力,此时此刻也没有任何人敢去追,笑千剑反倒是松了口气,说道:“嘿嘿,这还用说,红尘莫问看来是有高人坐镇的,我就说以前来几次就觉得给人监视,原来这熟悉的感觉都是这位。”

    “爸,他强还是你强点?”笑梦彤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打过才知道嘛。”笑千渐了抓头发,然后看了眼罗文阳和的钱龙晨,说道:“我就不留在这里了,结盟的事情,你们和我师弟说去,我不管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!好好!”罗文阳连忙高兴的说道,一扫刚才老头带给他们的阴霾,而钱龙晨也连忙拱手相送,可见也十分喜悦。

    不过对那老头,他们也不能不担忧,就问起了笑千剑对方的身份,并且会不会对他们不利什么的。

    笑千剑似乎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,就说道:“这个我看你们俩可以放心,他藏匿红尘莫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们见过他插手门中之事么?我看内斗的事他是不会管的,如果有外人参与进来,就不好说了,嘿嘿。”

    罗文阳和钱龙晨听罢,顿时高兴之极,跟笑千剑更是百般客气,一路送我们出了最后一个山门。

    我是见惯了这些事,所以不觉得奇怪,笑梦彤居然也理解,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?”我笑着问道,笑梦彤倒是冰雪聪明,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媳妇一眼,说道:“如果你娶了我,我什么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笑千剑看着我和笑梦彤,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对,这才是我女儿!”

    我顿时噎了,我咋就没想到有其父必有其女呢?媳妇责怪我多事,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言师兄却没经历过这样的事,问道:“师弟,倒是我想不通,为什么明明讨厌他们,却又对他们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言师兄,这你就不懂了,这仇是要留着的,那老者肯定是想要等徒弟教出来再报,笑掌门卖个好,却一石得二鸟,两方不得罪,甚至那罗文阳和钱龙晨还要感谢他提点,何乐而不为?”我点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们道上的道道,我果然还是不太能明白。”言师兄老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掌峰得了这信息,自己也会努力修炼的,毕竟内斗还说不定谁赢呢,而且如果当时笑掌门说:小心那老人家找你们报仇,那师兄想呀,这两个胆小如鼠的家伙还不连夜把红尘莫问的东西都搬空了?就算能追回来,也要费劲吧?现在门派是他们的,他们当然要借鸡生蛋,多多益善了。”我又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这样说我就知道了。”言师兄对一些事精明,但却都是经验之谈,毕竟不如大门大派出来的人,狡诈。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